新闻公告

十天,夸夸群从爆红到落寞

发布时间:2019/3/23 20:12:12    点击:815

    天下IP-一站式提升淘宝流量 淘宝收藏 淘宝店铺粉丝 淘宝加购 京东流量 京东收藏 京东加购 京东关注 拼多多流量 拼多多收藏 阿里巴巴流量 阿里巴巴收藏 抖音粉丝 抖音播放 抖音点赞 抖音分享

    www.txip8.com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张国伟还记得,十几天前刚上架夸夸群时的火爆。

    那时,他每天从早上9点开始接单,一直到凌晨1点。100多个夸手,分布在10个夸夸群里摩拳擦掌,迎接每一个进群的“被夸者”。

    这个从豆瓣兴起的夸夸群,被互联网的风,吹到了大学的网络群组。西安交大、清华大学的夸夸群甚至上了热搜。不论上课迟到、面试失败,还是自行车被偷,都会被一顿无脑夸。

    大批淘宝卖家迅速反应,纷纷推出了夸夸群服务。夸手也从清一色的大学生,扩展到了外企职工、设计师、高管等。

    但这几天,夸夸群服务已经鲜少有人问津。“订单明显降下来了。夸手们也累了,词穷了。”



    想当夸手的人,比求夸的还多

    张国伟刚刚经历了人生中最忙碌的十天。过去的一个多星期,每天都有几百个人涌进他的淘宝小店。他的店里,夸夸群链接就已销售了一千多单。

    3月初,张国伟在自己的淘宝小店上架了夸夸群链接。他感觉自己是那只撞上风口的“猪”,链接刚一放上淘宝店,订单就四面八方地砸来。

    夸夸群最火的那一个星期,张国伟每天要接100多个订单。每天早上,群里的夸手们开始“扣单”。张国伟把下单的客户拉进群,问清楚需求后,夸手们就开始妙语连珠,一顿猛夸。


    “等等,为何突然我的双眼睁不开了?原来是男神降临本群散发的光芒照耀了我啊!”

    “终于相信了王尔德的那句话‘只有感官才能解救灵魂’,您的美貌在这一刻拯救了我的灵魂。”

    群里的20多个夸手轮番上阵,激情满满。“原本只是想玩玩,没想到会火成这样。”

    夸夸群火起来之前,张国伟带着5名员工,经营着家里的淘宝内衣店。

    38妇女节前,微博里有关夸夸群的话题,引起了张国伟的注意。

    张国伟脑筋一动,试着在淘宝搜索,果真发现了夸夸群的链接。于是,他拿出一个很多年没有经营的空闲店铺,上架了夸夸群。有订单了,自己便和朋友兼职夸手。


    但很快,他们就力不从心了:订单太多,但是夸手太少。

    几乎是同时,和消费者一同涌进店的,还有“求职”的人。“想兼职做夸手的人,每天不下200个,比客人还多。”

    张国伟招夸手也有要求,“大学必须是一本,拍下毕业证或者学生证发过来。还要随机夸我几句,夸得好就通过。”张国伟说,有人一上来就一顿猛夸,夸完再提当夸手,这种人比较机灵,一般都能通过。

    短短几天,张国伟的夸夸群已经扩张到10个。他不再担任夸手,每天负责售前和售后服务,根据客人的需求将其拉到不同的群里。

    网络上的夸手,现实里的外企白领

    张国伟将群按照不同风格分类:有东北风、文艺风、日常夸女友风等。在东北风群里,一群东北夸手围着客人直飚东北方言,左一个“杠杠的”,右一个“贼漂亮”,逗得客人哈哈大笑。

    文艺风群里,聚集了一群高学历的大学生、海归、创业者。他们将“弗洛伊德”、“王尔德”挂在嘴边,动辄“春风十里不如你”“你的背影仿佛慢放的罗曼蒂克电影。”哄得被夸者不得不给好评。

    需求最多的订单是夸女友的,能占到一半以上。张国伟挑选一些擅长说情话的夸手,专门建了一个“日常夸女友群”。


    张国伟说,一些“质量”高的夸手,常常同时活跃在好几个夸夸群里,带新夸手。

    萝卜是张国伟4个群里的夸手。但现实里,她是上海一家外企的市场专员,每天对着电脑收集、分析市场信息,苦思品牌推广方案。

    萝卜研究生毕业一年,月工资刚过万。但平日里混迹在各大Live House里的她,并不满足于每日无趣的工作。上班时,萝卜偶尔会在群里“划水”,和朋友胡侃,释放工作压力。

    3月10日,萝卜被一帮朋友拉到了夸夸群。“开始时,本着薅羊毛的心态进去,一边聊天一边赚钱,没有比这更好的买卖了。”

    但渐渐地,萝卜发现,当夸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  夸夸群最火的那几天,萝卜从早上9点挤地铁开始,一直到凌晨1点睡觉前,时刻捧着手机疯狂打字,脑子里还要不停思考夸人的语句。“反应要快,群里不可以冷场。”


    一天下来,萝卜最多可以夸60个人。“这已经是极致了。”由于长时间快速打字,萝卜的手臂和手指经常会动到发麻。她一只手拿着筋膜枪按摩手臂,另一只手腾出空来继续夸着素未蒙面的陌生人。

    “要不是想挣点外快,谁会愿意做“舔狗”啊。”萝卜说,当初满腹激情的夸手,也有部分已经隐退。因为腻了。

    而留下来的夸手,也渐渐失去了最初的那股热情。取而代之的是疲倦和麻木。

    遇到不喜欢互动、平时也不发朋友圈的客人,夸手无法为其量身定制夸赞语句。“这时候更觉得无趣,容易词穷。只想赶紧夸完5分钟完事。”

    为了防止词穷的时候冷场,萝卜在自己的文件传输助手里,收藏了近20条赞美语句。这些话语,是她准备着万一夸不出来时,以备不时之需的。

    这十几天,萝卜共夸了600多个人。每夸一分钟,她能拿1元钱。加上老板给的奖金,有时,一天下来能赚三、四百元。

    彩虹屁群的“集体叛变”

    这十多天,萝卜见识了形形色色的求夸者。最多的是将夸夸群当做生日送给恋人、朋友;也有分隔两地的异地恋情侣,通过夸夸群传递思念;还有不少品牌文案,请夸手夸赞公司的新品,寻找宣传灵感。

    有一次,一对情侣吵架了,女生想主动求和,便找到了张国伟的夸夸群,求夸她的男朋友。萝卜和夸手们按照惯例,一边用夸赞劝慰男生不要生气,一边进入男生的朋友圈查看信息,量身定制“彩虹屁”。

    正当夸手们夸到一半时,女生先被感动了,当场在群里向男生求婚。男生也放下身段,来了一场“反求婚”。最后,群里不断撒花庆祝完美结局。“夸手们都被自己感动到了,第一次深感自己的夸赞还是有价值的。”

    但有时,夸手们也会碰到“夸不出口”的情况。

    一天,一个女生在群里求安慰,原因是她出轨男朋友,觉得男朋友配不上自己。“我要彩虹屁,你们夸我!”

    “这种情况,我们第一次遇到,夸还是不夸,必须在几秒钟之内决定。”没过多思考,萝卜和夸手们默契的避重就轻,开始夸赞女生的美貌和性格。“毕竟人家给了钱求夸,我们不讨论事情的对错,夸就完了。”

    但对方不断引导他们,要求他们评价“出轨”事件,并且夸赞她。

    “不好意思,您出轨就是错的哦。”一个夸手终于忍不住,回击了对方。于是,其他的夸手开始加入阵营,“我们可以夸您的美貌和性格,但出轨并不是美好本身。”“您长得美,您的心灵应该也一样美丽吧!”

    萝卜和夸手们开始用劝慰的语气,和这位客人讨论起价值观。最后,对方生气的退了群。

    “我们是彩虹屁群,但不是无脑彩虹屁群。”萝卜很气。入行以来,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“自己的三观被挑战了”。夸人这个新行业,并不像外界想象得那么轻松。萝卜也很庆幸,那一次夸手们默契地选择了“守护自己的底线”。

    夸夸群垮了

    礼拜一的上午,张国伟的夸手们按照客人的要求,刚夸完一个“小仙女”,将对方“请”出群后。按照惯例,夸手们准备着“扣”下一单。

    突然,张国伟在群里说:“别扣单了,暂时没有。”

    那一天,店里的订单比前一天减少了一半。“现在想来,这是个转折信号。虽然,大家都知道夸夸群的热度不会持久,但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。”

    接下来几天,订单都在逐量减少。张国伟建的10个夸夸群里,只剩2个群仍在接单。

    生意骤降,萝卜得空将前几天搁置的工作补了回来。现在,她每天最多夸10个人。“没订单反而松了口气,之前太疲惫了,没意思了。”

    萝卜说,夸夸群虽然才热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,像她这样能始终坚持下来的,已属难得。“身边的同行一个个都倒下了。脑空了、麻木了,几乎丧失了夸人能力。夸人这件事,太累心了。有时候,这头刚被公司老板批评了,那头在群里又得开启花式夸人模式,太扭曲了。”


    这两天,张国伟除了对接小店铺里的少量夸夸群订单,也开始捡起内衣店的工作。夸夸群爆红期间,他忙到没时间打理自己的主业务,将内衣店交给了店铺运营。

    跟张国伟一样,在淘宝上销售狗粮的苏厉害(花名),在十几天前,拿出自己的一家“小号店铺”,上架了夸夸群的业务。

    最高峰的时候,苏厉害一天时间建了几十个群。每天,每个群她可以平均分配30—80单。

    “但这种情况下,她没有亲自考察夸手,夸人的质量就很难保证。店铺还会有很多差评。”一位夸手分析说。

    几天前开始,苏厉害的店铺就已经没有了订单。“再等几天,就下架吧。”

    在快速更迭的互联网环境下,夸夸群不过是众多泡沫中的一个。张国伟在朋友圈感叹,“风来了猪也能飞,风走了摔死的也是猪。”

    在夸夸群里冷寂下来的萝卜,却把自己的“职业病”带到了现实生活中。

    “你工作这么认真,老板肯定会给你涨薪的哦!”

    尽管没有华丽的词句,同事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。